芝蘭馨香


蘇崇武

“這種時候,中國怎麼可以講商業誠信呢?”“美國華爾街的商業道德徹底破產,納斯達克證券市場前主席監守自盜,惡性詐騙650億美元,面臨著150年的坐牢判決。全世界的生意人都在求生存,生死存亡之際,哪裡還顧得了道德;恐怕不道德的事情還要大量出現嘍!”“你怎麼還勸中國企業家要誠信呢?”這些是我最近剛剛參與主辦了一場商業誠信國際研討會後,一些還算乾淨的商人企業家朋友們對我的質問。也有人,“現在競爭對手弱了,倒下了,機會大好,是我們放手一搏的機遇。上一波我膽子小,步子不夠野,如今政府又在大灑銀子,此時不走後門,不去搶食大餅,還待何時?我要好好地放肆一場,你別老拉著我做好人!”被逼得厲害,我嘔心瀝血地寫了以下的一封公開回信,貢獻給天下有心人參考,所要回答的問題是:“中國商人,為什麽要走正路?”

給我親愛的企業家朋友們,

芝蘭馨香
這種“與善人居,如入芝蘭之室,久而不聞其香;與惡人居,如入鮑魚之肆,久而不聞其臭”, 西漢,劉向,《後漢書》

你我之於中國,是有歷史使命的。我們的任務是幫助中國,建設能夠長期領先全球的核心競爭力。因此不可飲鴆止渴,為了取得發言權,流失了立足點。誤以為成就是發言的必要的踏腳石,就採取助長中國腐敗病根的捷徑,拼命追求最短時間內達到最大企業規模。不擇手段飛跑前進,無奈方向錯誤,不但徒勞,還錯失良機,可嘆可惜呀!

我相信中國將是世界的領袖,經濟實力與道德高點將獨領一段風騷;我們何其有幸,躬逢其盛。中經濟想要能夠真正地創造價值,就得要有適合創新的公平公正環境,否則,谁愿意冒險投資創新。我們不可能永遠靠出賣廉價勞動力,更不能繼續靠犧牲環境貽害子孫;如果大家都只想搶分眼前大餅,沒有人願意真的創造價值,中國的長期競爭力就只能是假冒偽劣。德國西門子賄賂醜聞驚人大案就是沒落帝國的窮途夕照,其核心競爭力就只剩下行賄,不足取,不宜效法。所幸我們國家領導人,已經洞悉貪腐是亡國亡黨的路,不可行,並已痛下決心糾正,只是改弦易轍有如大船轉舵,需要時間,方向卻是絕對正確的;我們千萬不要看錯了方向。人生過程遠比結果重要,做人遠比做事重要,我們的企業要成為一家配得上中國清流廉能政府的正派企業,才是我們做生意的時代責任。我們的身份是芝“計利當計天下利,求名應求萬古名”,曾經是廖承志對蔣經國的勸勉,也是於右任寫給蔣經國的對聯,其精義就是要蔣先生愛國,促成統一。但是蔣先生過去了,統一大業還沒有成就。你我愛國的機會比他好,千萬不要誤判時代,變成害國。西方毫無節制地“追求個人利益最大化”的商業模式破產,其根本原因是道德破產;中國即將取而代之,要走出我們自己的路,絕對需要有更高明的軟實力,更高的文明,才能夠服人、吸引人。馬斯洛Maslow的五個需求理論,是許多在80年代崛起的企業家,發蹟之初招賢納士就已經洞燭機先的了。他們明白激勵人才的手段,物質金錢的滿足是最下的,個人理想的滿足才最有力。那是築巢引鳳的真智慧,一時間良禽擇木而棲,人才濟濟,大業乃成。因此,企業也要走正道,要能成大氣候,必須坦蕩盪,有恢宏氣度。

與君共勉徐悲鴻親筆的“富貴不能淫,貧賤不能移,威武不能屈,此之謂大丈夫,”(孟子,滕文公下) “君子愛財,取之有道”, “有所為,有所不為”,是好企業必須有的信念,也是我們有士大夫情懷的企業家們的本質和靈魂,不但不可放棄,還要言行如一地堅持理想,建設一家有榮譽又有尊嚴的企業,作為時代的中流砥柱。

“富貴不能淫”,在上一波舉世爆發的浪潮裡,我們看到很多人都隨波逐流,沒能守住道德底線,常常中夜夢迴,懊惱不已。如今機會又來了,當許多人推倒重來,我們站在再出發的重新創業十字路口,“貧賤不能移”考驗的是我們到底有沒有真本事,不操捷徑,還是要趕緊重複坑蒙拐騙?許多相識於未發蹟之前的好朋友,對我們(還算乾淨)的商人,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期許,我們可千萬不能變味。當舉世唾棄華爾街不擇手段的貪婪,美國巨富奸商“黴德夫”Madoff面對著150年牢獄之災的時候,廣大中國民營企業家恨不得要洗手遮蓋第一桶金歷史的時候,我們可得要把腰骨挺直了,不可選擇與過氣的貪腐錯誤行徑扎堆。

“威武不能屈”,更是我們應有的氣概。意氣飛揚的我們中國棟樑們,不要在別人公司營業額前矮化自己,我們尊敬的是那些建立百年不倒老店的智慧與耐力,而不是要羨慕大起大落、快上也快下的險招。俗話說“路遠不愁日暮”,我們絕不可急於一時。企業是中國的王后,要相信“五百年必有王者興”,不久的將來,當中國在國際舞台領袖群倫的時候,惟有正派企業才能夠配得上清流中國的廉能政府,扮演王后的位份。我們要有芝蘭馨香,那是王后應有的味道!

你我若失去了芬芳,到時候要如何地惋惜呀!

《蘇崇武的博客》
2009年3月25日開博之作

徐悲鴻親筆
富貴不能淫,
貧賤不能移,
威武不能屈,
此之謂大丈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