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中最重要的10堂失敗課

[今日基督教報] 記者吳佳玲/台北市報導

孔毅,一般人或許對他感到陌生,但在半導體或通訊產業卻是名噪一時,曾被英特爾(Intel)封為「iRAM之父」,摩托羅拉公司(Motorola) 授予「太極PDA手機之父」,曾任摩托羅拉總公司資深副總裁與亞太區通訊總裁,在其任職期間,該業務部的年收益從2億美金提升至將近40億美金,成長近20倍,更在半導體與通訊系統設計領域獲9項國際專利。

他,有一項特殊能力,凡經他手的事業,都能起死回生、帶入獲利!

同時兼具傑出專業技術者、出色經理人、卓越領導者,於是他滿懷自信,深信自己「做任何事都一定會成功」,在54歲時,開始了歷時10年的創業旅程,挾帶著「最優秀的團隊、最充沛的資金、最先進的商業計畫」,看似天時、地利、人和都具備,卻迎來生命中最令他難忘的10次失敗。

過程中,究竟出了甚麼問題?

他在職場,前28年15次成功的故事,為人津津樂道;但他後10年創業、10次失敗的故事,卻是另一個更精彩的故事!因為,「失敗」能教會人的事,往往比「成功」多更多!
今天跟著本報,一起進入他生命的成功,也探索他的失敗…

【人生上半場】躋升人生「勝利組」,成功一次比一次更大!

自台灣交通大學電子物理系畢業的孔毅,當時社會尚未進入經濟起飛階段,相關工作並不好找,於是飛抵美國紐澤西的羅格斯大學(Rutgers University)攻讀碩士,也開始加入學校查經班,此後再也沒離開過教會。

1974年研究所畢業後,適逢第一次石油禁運,美國陷入經濟不景氣,班上許多同學寄出好幾百封簡歷,都石沉大海,根本找不到工作。聽朋友建議的孔毅,主動應徵附近的半導體企業RCA,沒想到撥了通電話,彼此談沒幾分鐘,履歷都沒遞,就獲得面試機會。臨去前,他跟同學借了幾本半導體相關書籍惡補了一下,沒想到面試後順利被錄用!

令人稱羨的好運,也為他開出往後28年在職涯中步步高升的第一槍!

在RCA服務2年後,轉往德州達拉斯一家MOSTEK公司又做了1年,接著進入位在奧斯丁的半導體公司Motorola。

孔毅說,自己最初是帶著4項弱勢,站上職場的起跑點:1) Rutgers University在美國並非工科的第一流名校;2)第一份工作RCA也非一流的半導體公司;3)當時做的Bipolar已是夕陽科技;4)在公司職位是Product Engineer,屬協調者,非專業技術人員。

但在這6年期間,孔毅非常清楚自己想要甚麼,做了很多調整,增進許多新技能,再加上一顆追求卓越的心,一步步朝個人職涯目標邁進。不管是對自己很好或難纏的上司、老闆,都看為生命中重要的貴人與天使;每次遇到逆境,總是選擇正面迎擊,而非逃避。

因著這樣的信念,他在Motorola工作的2年半期間,一路被拔擢至高級工程師(Senior engineer),還設計出關乎公司成敗的64K DRAM,才有機會被Intel相中,進行高薪挖角。

孔毅在Intel逆轉勝的故事,為人津津樂道!
(攝影/記者吳佳玲)

能夠進入半導體霸主Intel企業,是孔毅夢寐以求的工作,擔任「空降專業經理人」一職,直接從「被管理者」躍升為「管理者」。「很多時候,我們有機會獲得晉升,以為是很難得的機會,但往往去了之後才發現,充滿挑戰與困難…」孔毅說。

新官走馬上任,他負責的是一個全公司都不看好,而且已經比原定時程延遲了3個月的新品計畫,這在高科技產業代表的是可能會失去市場「先機」;更糟的是,過往完全沒有領導管理經驗的他,卻接手一群由其他各部門丟出,以固執難搞、不合群、意見多著稱的「烏合之眾」。

就在大家萬念俱灰、都想放棄,下屬們蠢蠢欲動,亟欲另謀出路時,孔毅的舊東家Motorola也向他頻頻招手、釋出善意,希望他二度回巢。「那真是一個最艱難的關鍵性抉擇時刻!難關當前,任誰都會毫不考慮選擇回Motorola,但在人看來是『祝福』背後,也可能是『咒詛』!」

在最後決擇倒數的幾個小時裡,孔毅在自家陽台上禱告,忽然聽見神對他說:「你為什麼不相信我?」猶如當頭棒喝的提醒,他決定帶著勇氣續留Intel,走一條不容易又充滿挑戰的路。「做每件事,都要有部份與眾不同,才值得去做。」充分展現出孔毅喜歡顛覆和創新的性格。

身為基督徒的他,以來自信仰的價值觀與力量,用不一樣的眼光「帶人也帶心」,把這群同時擁有各自專業,卻又被其他團隊視為燙手山芋的烏合之眾,成功變身為勁旅、雄獅,讓部屬們各得其所、充分發揮潛能,並從工作中找到為什麼堅持下去的「意義」。

最終,他帶領的團隊跌破眾人眼鏡,不但扭轉劣勢、鹹魚翻身、研發成功,整個時程更整整提前3個月完成,打出非常漂亮的一仗,孔毅更獲得Intel「iRAM之父」的封號。

「在創新後帶出的成功事業,很多人會選擇留下來享受甜美成果,但我就會想做其他不同的嘗試。」在Intel服務4年後,孔毅以專業經理人的身分回到Motorola,又做了8年的半導體。1994年成為Motorola亞洲通訊部總裁,在任期的8年內,年收益從2億美元成長到40億美元,也將他推向職涯最高峰。

【人生中場】進入人生罰區,經歷生命最煎熬的10次失敗!

因為不希望被限制在跨國公司的平台裡,孔毅起了創業念頭,自信滿滿的認為「創業一定會成功」。創業之前,他跟神禱告、求問神的心意,但神沒有給他清楚的回應,這完全是出於「自己的決定、個人的私慾」,想要更成功。

「以前的成功,都是在弱勢團隊中,運用有限資源,經過失敗,並在2年內讓事情全然翻轉。」但出來創業時,情況剛好相反,孔毅憑藉著過去28年在職場中累積的盛名、豐沛的資源與人脈,甚麼都不缺,幾乎是一呼百應。

孔毅心中充滿了「驕傲」卻不自知,雖然自己是信徒,也在教會服事,還做過執事,但神對他而言,卻越來越「虛擬」,在他眼中沒有甚麼事是自己做不成的,因為每個成功都比上一個更大。

2002年,54歲的他,選擇與初中及高中的同班同學一起在大陸上海創業,成立E28企業(上海毅仁資訊科技有限公司)。沒想到公司成立不到1年時,合作的同學就過世了,此後的10年裡(2003~2013年),他的企業遭受10次的失敗。

「失敗並不是我們不做事情,公司每年都有新想法、推出新產品,只是每次總差最後的臨門一腳。」這些失敗包括經銷商策略失誤、通路商不法行為、山寨機出現、全球金融風暴…等。

「與我一起出來創業的6個夥伴,最後都離開公司,有的是被我請走,有的是自動走的。」孔毅說,一開始自己是「眾望所歸」,但創業夥伴的過世以及相繼離職,最後只剩他一個人帶領整個團隊。全球金融海嘯無情捲走所有的客戶,打擊一波接著一波來,失敗如同骨牌效應,一點也沒有止息的現象;為了企業生存,他不得不忍痛裁員50%。

這和過往成功經驗完全相反。「真的走不下去了!不知有多少次在寫日記時提到:『又是一個十面埋伏的時候…』」孔毅覺得甚麼都不對,怎麼走也走不出去,這時他才想到:「不是還有一位神嗎?」開始向神禱告、認罪悔改,承認不能再用自己的方法去做,於是修正調整所有管理、領導與做事的「心態」,將神放在首位,「我的工作就是我的牧區,我是神在商業區的使者」。

「讓工作平台成為服事神的平台,就像聖經中的漁夫西門彼得一樣!」開始讓神介入工作中,與神合作,期待神的應許。但改變以後,神讓他又經歷5次的失敗,面臨銷售不利、內部矛盾、螢幕缺貨…等問題。但在這5年裡,他開始學習從聖經中找尋答案,許多信心偉人的事蹟,如約瑟、大衛、摩西或保羅…都給了他很多的激勵。

他最常舉的是摩西的例子,上半場40年是成功的埃及王子;中場因為一件事情的過錯而逃往米甸40年,成為曠野裡的牧羊人;下半場在神的使用下,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成得勝者。人只有在曠野中,才能改變個性和習性;摩西的品格、智慧,都來自於身處曠野的那段時期。

孔毅說:「以前在Motorola,是別人排隊來見我,現在是我要排隊去見別人;以前不知管過多少人,但這時候,神讓我使不上力,只能單單仰望祂,猶如身處冰上曲棍球中的『罰區』一樣的概念,我很清楚神要管教的是我的『驕傲』!」
真實走過這一遭,孔毅有感而發說:其實,神在乎的不單是我們「做甚麼樣的事」,更在乎的是我們成為一個「甚麼樣的人」。在事業上可以學很多技能、技巧,但個性和習性的調整,需要進入一個很安靜的狀態。「但即使我回轉向神,祂還是讓我繼續失敗,我相信這是因為神要我學的功課我還沒有學會;等學會後,神會出現的!」

在罰區中經歷的問題,如重大的改變、延遲的兌現承諾、不可能解決的難題、未蒙應允的祈求、無理的批評、無辜的悲劇…等,當自己照著神的話去做時,遭遇可能會更糟糕,但這其實是神在測驗你的「信心」。所以,人生很重要的一個考驗是:「當你感覺不到神的同在時,你會如何反應?」

在逆境中信靠,才是真正的信心,這指的是:卑微的服事、看不見仍信靠神、不可能仍順服。

有多少次,客戶明示暗示他要「送錢」,「我就是不送,因為這樣做事不合神的心意與聖經的教導!」孔毅說,真正敬畏神的人,不要怕「做難的事」,也不怕「做對的事」。

直到2012年10月,E28進入最艱難的狀況,所以必須在10月底做出決定:關閉?還是繼續往前走?面對這充滿煎熬的時刻,孔毅內心不斷禱告,「靈裡說要繼續,但現實告訴我要關門。」於是他選擇信靠神,繼續往前走,並願意承擔後續可能發生的一切責任。

某日,他在讀經時有個感動:「神的存在一定不會是為了『我們的需要』而存在;相對的,我們的存在,才是因為『神的需求』而存在的。」於是他求問神,自己的企業能為祂做甚麼?又如何與祂的計畫接軌?

這期間,他在當地聚會團契的長老、牧師進入公司為企業禱告,妻子和在台灣的一對牧者夫婦也一直為他禱告;他的工作夥伴,開始有人陸續信主或受洗,這讓他看見企業和神接軌的一線曙光。11月底,大陸一家知名的互聯網企業希望與E28有更深度的合作,經過幾個月洽談,直到2013年3月正式併入。

這10年備受煎熬的失敗,也是神教孔毅學會最重要的「信心的功課」!

真正的信心,是要我們超越環境。當外在環境起起伏伏時,人都是靠眼見、靠感覺做決定,一看環境不對,就會產生懷疑,因為眼見為憑(Seeing is believing);但真正信心是Believing is seeing,當你相信,就相信環境是可以改變的。

如同聖經以賽亞書第30章21節:「你或向左或向右,你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:這是正路,要行在其間。」神叫我不要跟著環境上上下下,而是跟著祂,朝一個筆直的方向前進,當我們不被環境所限制時,透過神會看到另一個不同的環境。

在這10次的失敗環境中,若看到還有1%的希望時,就不讓外在環境把自己壓跨,相信靠著這1%,就可以一步步的走出去!

【人生下半場】追求永恆意義,傳承與成全更多神國工人!


在人生的下半場,孔毅將致力於傳承與成全更多神國工人。
(攝影/記者吳佳玲)

職場上6年的專業技術人員,10年在半導體的管理者,以及12年在半導體與通訊領域的領導者經驗,加上10年的企業家,孔毅深信自己所走的每一步都不會白費。過去的驕傲,認為所有的成功都是自己做出來的,其實過程中都有神的幫助,只是自己沒有看見而已。

「尤其是10年創業的失敗,讓我更深經歷神,就如現在要做的事,只有成功而沒有失敗,根本就做不了,因為成功和失敗是一體的。」孔毅在人生的下半場,自許成為社會的貢獻者,開始投入職場宣教事工,追求神國中永恆的計畫。

不過,他對「職場宣教」有不一樣的個人見解:信徒能得到最多靈命造就是在職場,而不是教會,因為職場是壓力鍋,可以把個人的本性逼出來,所以職場和信仰是同一件事,不要兩者分開。美國有調查顯示,教會講台只有2%談論關於職場,為此很多人會覺得在工作中也不應談信仰。

但他強調的職場宣教,不是開口閉口就說自己是基督徒,也不贊成在公司裡設立查經小組,因為一個好的企業,要做到公平、公正、公開;況且來參加聚會的人,你永遠不知道他們是真信還是假信,或只是為了迎合討好主管。

「我傳福音的方式,是讓別人從我身上看見神!若別人看不見神,也不會想去讀聖經。」成為一本「活聖經」,就是傳福音最好的方法,在職場中做一個敬畏神的人,誠實做管理、愛心做決定、謙卑做領導,不要硬著在職場中把神加進去。「真正的領導在於心,而不在於形。」也是孔毅最深的體會。

因此,他與曾在上海相遇的李誠志弟兄和沈美珍姐妹,在台灣共同成立璀尼西企業管理諮詢有限公司,之後又一起成立三一全人發展協會,盼望將自己過去近40年的工作及人生經驗,將工作與聖經結合,「傳承」給更多的人,同時「成全」具國度異象的基督徒領導者,讓他們經歷工作與生命的翻轉。

Comments